被感染专家王广发:在武汉未看到医务人员感染资料

河内一分彩注册 2020年02月01日 09:41:15 阅读:8 评论:0

(原标题:卫健委专家组成员王广发:我们当时看到的资料是没有医务人员被感染)��� 。

1月30日������,王广发治愈出院 #writer摄

因为一句“可防可控”�� ��,而后自己又被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王广发一时被推到风口浪尖��。

2019年底�����,爆发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引发关注�����,截至目前�����,这场疫情已经蔓延至全国�����。这是继SARS疫情之后�����,中国面临的又一次公共卫生安全大考�����。

2020年1月30日�����,王广发治愈出院�����,目前仍在家中参与疫情防控工作����。1月31日�����,王广发接受界面新闻专访�����,回顾自己去武汉参与疫情防控工作和被感染及治疗的经过����。他透露�����,自己在被感染初期�����,也误判是流感而在家隔离�����,事态严重后才去医院住院治疗����。

他坦陈������,在武汉期间掌握的资料有限������,并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根据当时的病例等信息作出判断������,认为“可防可控”并无不妥������,而外界对他的言论存在误解������。

“可防可控并不是不防不控����,”他说����,在疫情的早期阶段����,积极采取防控措施����,代价就低得多����,但等到疫情都播散开了����,也是可防可控����,但是社会代价就太大了����。

感染后最初以为是流感������。

界面新闻:你昨天出院了��� ��,现在身体情况如何������?还在工作吗������?���。

王广发:一直都没闲着�����。身体基本上没有问题了����,还有一点疲惫�����。

界面新闻:你之前在微博上回忆了被感染的过程��,怀疑自己是在发热门诊被感染的��,与你一起去的专家还有被感染的吗��� �?������。

王广发:事后推测是这样��。我听说其中有个我去过的发热门诊���� ,有个主任也感染了���� ,发热门诊病人复杂���� ,空间狭小���� ,对医务人员来说比较危险���� ,我是去了好几个地方的发热门诊��。除我之外���� ,其他专家都没事���� ,包括和我有密切接触的人都没有被感染��。

界面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不良反应的����?最初的症状是什么����?�����。

王广发:我1月16号白天回到北京还没事�����,但到了下午�����,就觉得眼结膜有问题�����,开始是一侧�����,然后是两侧�����,到了晚上就发冷发烧�����,有卡他症状�����,少量的流鼻涕�����,好像是这个顺序������。所以我分析�����,可能是从结膜入侵的������。当时也比较担心是不是得了武汉的这个肺炎�����,但我作为临床医生�����,也比较理性������。包括我在武汉看到的一些病例�����,当时新型冠装病毒肺炎确实没有鼻塞����、流鼻涕等症状�����,所以我更多的考虑�����,是不是得了流感了������。因为我去的发热门诊�����,那里也有不少流感病例������。流感也不能马虎�����,不能传给别人�����,所以当晚我就把自己隔离了�����,第二天就按抗流感治疗������。

界面新闻:你是防控工作的专家� �,网友对你的感染都很意外������。

王广发:这个很正常�����,传染病防控像当兵打仗�����,战场上飞的都是子弹�����,你说谁能保证自己不中弹�����?从感染的角度来看有必然性�����,但这次感染有偶然性���。

界面新闻:此前你参加疫情防控工作�����,有被感染过吗��?� ��。

王广发:我参加了很多疫情的防控�����,包括SARS�����,鼠疫等����。鼠疫的毒力特别强�����,10个鼠疫杆菌就可以引起发病�����,包括去年底内蒙古发生的鼠疫疫情我也去了;还有特别易感的疫情�����,比如有一年山西发生的麻疹�����,还有新爆发的流感�����,这些疫情的防控工作我都参加了�����,但都没有中招�����,但这次不幸中招了����。我也在想�����,我们有序的防控可能很重要�����,当环境很乱很嘈杂�����,秩序很混乱�����,防控就容易出问题�����,包括个人和团队����。

界面新闻:现在回头看�����,你怎么看待自己当时的对病情的判断�����?�����。

王广发:现在回头看������,我们逐渐了解了这个病毒的全貌������,比当初那在武汉看到的那41例要全面透彻一些������,比如现在我们知道������,感染这个病毒后������,轻症的也不少������,上呼吸道症状比如鼻塞������,流鼻涕的也不少�����。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经验教训吧�����。

界面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病情严重的� ���?��。

王广发:本来我经过休息�����,体温都下降了�����,但是工作还在继续�����,我有时候还会参加会议�����,但我都戴着口罩�����,距离大家远远的����。但是到了1月19号�����,又开始发烧了�����,头疼得很厉害�����,因为我一直用抗流感的药�����,如果流感的药没效�����,就必须考虑是不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然后我就联系医院�����,戴着口罩跑到急诊室�����,护士就给我采样�����,我还跑到外面没人的地方去流了一口痰����。第二天结果出来�����,显示是阳性的�����,说明被感染了����。

界面新闻:当时什么感受����,害怕吗����?����。

王广发:但是没想那么多�����,觉得自己染上病了�����,但是我是比较轻�����,后来做CT�����,显示有肺炎�����,和我在武汉看到的病例很相似了��。但是也有一些担心�����,会不会发展成重症�����,甚至出现一些不好的结果��。

界面新闻:什么时候住院的呢����?病情什么时候开始稳定下来����?�����。

王广发:我是1月21号晚上住院的� ���,高烧到了将近39度� ���,但我的症状比较轻� ���,没有打点滴� ���,就是靠吃药� ���,1月22号体温就降下来了� ���,我还算比较幸运� ���,当时还有咳嗽等� ���,但我一直没有出现呼吸困难�����。我是医生� ���,我对这些症状还是比较关注� ���,后来我也没有复查� ���,因为的觉得身体应该恢复了�����。

界面新闻:你平时身体底子应该还好吧���?������。

王广发:我今年56岁了�����,平时身体并不是很好�����,有支气管扩张�����,也没办法�����,只能自己多防护吧���。我们常年接触病人�����,也许有些特别的免疫力吧�����,都不好说���。

在武汉未看到医务人员被感染资料����� 。

界面新闻:你和专家组一起去武汉���,主要都做了什么工作�����?����。

王广发:查看病例���,去门诊走访���,开会研判疫情等���,然后主要一个新的病毒出现了���,研究他个规律���,大家商量下一步的诊断治疗措施������。还接待了港澳台的代表团过来了解疫情������。

界面新闻:在你们去之前����,还有一批专家先到了武汉����,他们工作的重点的什么�����?�����。

王广发:他们的工作我就不太了解了������。我们去了之后跟他有个简单的工作交接������。

界面新闻:你去武汉不久接受采访��� �,说疫情“可防可控”��� �,这一说法后来争议比较大��� �,你当时是基于怎么样的判断����?�����。

王广发:这些争议可能是一种误解���,我说“可防可控”���,因为当时我们掌握的资料���,证明的确就是可防可控的����。而且历年爆发这么多传染病���,你说哪个不是可防可控��?最后都控制住了����。我当时说了几层意思���,一个是“可防可控”���,另一个是���,这个病毒和SARS不一样���,我们拿到病毒了���,确实是轻症比较多���,重症比例比SARS少���,但是我还说了���,仍然有重症病人����。另外���,记得我当时说���,有没有人传人现象���,这个需要流行病学数据���,这个不好判断����。但是不管怎么说���,每个人都要有锻炼身体���,戴口罩的健康意识����。我觉得���,如果大家能够耐心把央视采访的整段视频看完���,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了����。

另外���,我们说的“可防可控”���,要看是以什么代价来“可防可控”����。在疫情的早期阶段���,积极采取防控措施���,代价就低得多���,但等到疫情都播散开了���,也是可防可控���,但是社会代价就太大了����。

界面新闻:但是后来钟南山院士提到有人传人����,而且有十几个医护人员感染����,你当时有看到医务人员感染的病例吗����?������。

王广发:我们当时得到的信息是没有���。我们看到的资料����,肯定没有医务人员被感染的���。

界面新闻:你们当时看到了哪些病例�����?有没有病例显示人传人的现象�����?�����。

王广发:我们拿到的资料���,就是发表在《柳叶刀》上的最初41例患者的病例����。我们进入到病房���,看到的就是一个个病人���,没有办法掌握所有的病人的情况���,主要看病人每天发病的情况����。我们是怀疑到有人传人���,也看到那些聚集性病例���,但是聚集性病例可能是人传人���,也有可能是聚集性暴露引起的����。

界面新闻:这篇论文中提到存在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感染者�����,这是否可以确定存在人传人��?����。

王广发:我们去的时候�����,主要的精力在临床的诊断治疗�����,因为我们是医疗专家������。根据我们当时掌握的资料�����,没有明确的证据显示有人传人������。特别是医务人员的感染�����,我也是回北京通过媒体才知道的������。

界面新闻:但问题是����,你们看到了完整的资料吗������?�����。

王广发:这里有很多问题����� �,将来得好好总结����� �,比如工作的机制����� �,等等������。这事得以后总结经验的时候����� �,会有个公论����� �,现在过多的评价����� �,没有什么益处����� �,还是要积极努力����� �,把疫情控制起来������。

界面新闻:怎样才能确定是否有人传人��� ��,你又是什么时候确定出现人传人的�����? ����。

王广发:这件事需要问疾控部门�����,因为他们做流行病学调查�����,是否有人传人需要流行病学调查资料���。我自己得了病�����,我觉得肯定有人传人�����,因为我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后来钟南山院士说肯定有人传人�����,还有十几个医务人员感染�����,我不知道这其中是否包括我���。实际上之前也怀疑有人传人�����,但苦于没有确切证据���。

界面新闻:你们回到北京后又做了哪些工作�� ?���。

王广发:1月16号回到北京�����,我们从机场直接去了会议室�����,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当时我提了两点�����,第一�����,我去武汉看了发热门诊�����,病人数挺多的�����,我一直有种感觉�����,特别像当年北京当遭遇SARS时�����,病人收不进去�����,都积在门诊�����,门诊成为一个传染源�����,情况很不乐观;第二�����,当时�����,泰国和日本各爆出有一例感人者�����,泰国是搜索了11000多个武汉来的旅客�����,找到了一例�����,如果以此来估算患病人口�����,当时武汉有1100万人口�����,就算打个折�����,按20000个人中有1例感人者�����,武汉也的感染病例应该是400多例�����,但是当时只有41例�����,这就是个问题����。很多病人没有被诊断�����,这对传染病是很危险的�����,所以开完会第二天�����,有关部门就采取了不同的举措����。

界面新闻:其他专家意见如何����?此时你们已经离开了武汉�����,对人传人有新的认识吗����?����。

王广发:因为我们是国家专家组���,也是在小组会上讨论���,大家还是积极的去看待这疫情���,希望国家要重视�������。至于有没有人传人���,这是一直是大家在争论的���,大家一直在怀疑�������。我们一直没有放弃说就没有人传人这种可能���,因为作为一种病毒性疾病���,普遍容易有传染性���,但传染性有多强���,疾控中心也算过���,但计算不出来���,因为他们掌握的资料也是有限的�������。

界面新闻:那么����,你现在怎么看待卫健委一开始说“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在又出现有人传人现象���?����。

王广发:我们作为临床医生���,需要以事实为依据���,现在说有人传人���,是因为有证据了���,当时我们不说有人传人���,是因为我们当时没有证据���,所以这属于对疾病认识的不同阶段����。大家都不是医生���,各方面的认识水平有差距����。但有一点大家需要明确���,不管什么时候���,防范疾病的第一责任人是你自己���,不能指望别人让你不得病����。全社会都应重视���,从政府到医疗系统���,到公民个人���,这是一个全民的事儿���,个人的责任也是不能推卸的����。

界面新闻:如果把“未发现明显人传人”����,换做“不排除有人传人”的说法����,是否会更有利于公众去防范呢�������?����。

王广发:在我们科研术语中���,有证据的事���,我可以说“是”���,没有证据的事���,我不能说“无”���,我只能说“没有证据”���,外界感觉都是模棱两可������。所以我觉得���,这个事应该是在圈子里讨论���,公众其实接受不了这些说法���,因为太专业无法理解������。我们不能因为一家人都感染了���,就说有人传人���,这是肯定有问题的������。但是���,我们从专业的角度分析���,一家人都感染了���,可能有人传人���,也可能有共同暴露���,甚至既有共同暴露���,也有人传人������。但是���,我们没有流行病学调查证据���,我们不能下结论���,我们掌握的大体资料就是这样���,只能说没有特别明确的人传人现象������。

界面新闻:你如何看到网民对你言论的质疑�����?���。

王广发:我比较多淡定�����,不是说公共舆论怎么了我就错了�����,我对我说的话是负责的�����,我掌握的资料就是这样�����,你还能让我编资料�����,我们也没这能力��� 。有人认为我说“可防可控”�����,我得了病就是不“可防可控了”�����,我个人得病和可防可控不是一码事�����,可防可控是会有病人�����,但是我们通过一些措施�����,可以控制病人数量的增长�����,可以减少传染��� 。我看很多人是理解的�����,尤其我患病后�����,很多人非常同情�����,感激�����,其实这是我们最大的力量的源泉�����,不会因为对一句话的误解�����,把我们的付出和贡献抹杀了��� 。

界面新闻:最近��� ,中国疾控中心一些领导参与发表的论文��� ,引发了不少争议��� ,你对此怎么看����?����。

王广发:这论文我没看过 ����,也没参与 ����,我不予置评�����。

疫情“盖子捂不得”���。

界面新闻:你最在家里工作吗�������?还是要去单位上班�������?�����。

王广发:我在家里������,但现在有很多很多事情需要做������,包括我住院期间都在做���。有来自于当地政府������,有来自国家卫健委的������,有来自党中央国务院的������,包括意见建议������,具体的措施������,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的决策层������,也在通过各种渠道搜集信息������,我也是把我的想法������,毫无保留的分享出去���。现在这个时期������,是大家应该众志成城������,团结一心控制疫情���。

界面新闻:你感染后又康复�����,是不是有了抗体以后就不会再感染了�?����。

王广发:不能肯定�������,这是种新的病毒�������,它很多规律我们并不了解�������,我体内是不是产生了保护新的抗体尚不清楚�������,但可以研究�������,比如把我的血抽出来�������,看能否抑制病毒的复制�����。有的人被病毒感染后康复了�������,果断时间又会被感染�������,因为他的抗体不持久�����。但是一般的规律是�������,感染看康复后�������,再感染比较少了�������,总之�������,还是有待于观察吧�����。

界面新闻:现在看这场疫情����,与SARS有颇多相似之处����,你觉得有什么可反思的����?����。

王广发:现在溯源的事还不明细����,病毒到底是怎么进入人间的����,有说华南海鲜市场是主要源泉����,但我觉得很可能还有别的源泉����,推测很可能是野生动物���。所以我们需要反思����,SARS的出现是因为吃野生动物����,这次又高度怀疑是野生动物����,为什么大家这么喜欢吃野味�����?为什么愿意冒这么高风险�����?这不全是卫生部门的事���。有人吃����,就应该有市场����,政府应该加强管理����,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公民个人在其中应承担什么责任����,如果大家都不吃����,小贩怎么去卖呢�����?这样的疫情就可能不会发生���。这些年的确有很多这样的经验教训����,希望这次能汲取���。

界面新闻:对于政府防控应对呢����?�����。

王广发:我记得2013年������,SARS疫情爆发十周年时������,我写过一篇回忆文章������,最近我又看了一遍������,还是挺感动的������,就是“盖子捂不得”������,不能捂着������,要打开������,不仅要让专业人员认识到������,还要普通民众认识到������,大家都警惕了������,防控就容易了������。

界面新闻:最近医院的物资似乎还是很紧张����。

王广发:武汉疫情突然爆发������,各方面都应对是不够的������,哪怕人很快能去������,但物资是有限的������,说白了这场疫情和打仗没区别������,只不过面对的敌人的疾病������,军队是医务人员������,后勤的保障很重要������,后勤保障都不到位������,怎么打仗������?但这个时候������,我们的优势是多部门联动������,齐心协力一起努力�����。

界面新闻:最近有一种观点认为疫情可能出现拐点���,你对疫情的发展怎么看����?�����。

王广发:理论上应该会出现拐点��,因为我们制定了很强的防控措施��,尤其对武汉和武汉周边������。但是这些措施从实施到产生效果需要一定时间��,能否完全贯彻下去也需要观察������。我觉得��,最主要工作是把可疑的病人隔离起来��,最好住院��,视情况居家隔离也可以������。现在有很多医疗队支援武汉��,这是个好的趋势��,而且新建的医院很快投入运行��,有了空间��,有了医务人员��,把病人隔离治疗��,这应该是下一步工作的关键��,如果这些措施都到位��,疫情就会出现拐点������。

界面新闻:也有网友对你的亲自去一线� ��,又不幸被感染感到难过� ��,希望你保重身体����。

王广发:我要跑到武汉走马观花����,要是不去病房����,不去发热门诊����,我也不会感染����,反而进去以后����,自己感染了����,大家才知道这个疫情确实是严重了� �� 。在SARS疫情的时候����,我们也出现疫情的转折点����,就是医务人员感染����,因为医务人员救治����,说明病人数量很多了����,很难完全隔离����,再者说明存在人传人����,传染性可能还比较强����,这是我们后来的判断� �� 。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