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光荣云南往事:得意之作落马前被停止开发

河内一分彩官网 2019年06月16日 19:35:34 阅读:54 评论:0

(原标题:秦光荣云南往事:得意之作落马前被停止开发)��� 。

▲云南大理海东新区�������,不少楼盘已经停建�����。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摄 #writer摄

“反腐愚公”识破他也费了些功夫������。

2011年8月25日���� ,在调任云南12年后���� ,秦光荣从云南省长升任省委书记���� ,接替调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白恩培�����。

据云南网报道��,第二天��,秦光荣走出省长办公室��,逐层看望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人员��,打招呼������、寒暄������、握手��,并对大家说:“我要换个地方办公了��,谢谢大家多年来对我的关心支持�����。”�����。

在日常工作中 �,秦光荣喜欢表现出和善的一面�����。

一位曾在云南省委办公厅工作的处级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平时工作中很少有机会和秦光荣直接接触������,但秦光荣担任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的时候������,见到他还叫出了他的名字������,并表示以后多参加他组织的活动:“给人感觉是非常平易近人������,没有架子�������。”�������。

上述要求匿名的云南省委工作人员表示:“秦的行事比较含蓄������,低调处理������,平时如果某岗位要换个人������,他都会找个让人接受的方法�����。”�����。

但多位与秦光荣有过接触的云南省委工作人员认为����,秦光荣很多面����,表面上他很和善����,实际上和白恩培是一样的��� ��。

曾经和秦光荣做了多年邻居的杨维骏也认同这种观点:“秦光荣的执政风格�����,表面温和�����,实际上是政治投机分子�����。”�����。

97岁的杨维骏曾实名举报白恩培和仇和� ��,被称为“反腐愚公”� ��,但他对秦光荣也经历了一个认识过程�� 。

与多家媒体报道相反的是�����,杨维骏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并没有实名举报过秦光荣�����。

秦光荣担任云南省委书记之前����,两人在金牛小区的住所只隔了四五栋����,私下里有接触������。一位曾与秦光荣夫妇有接触的云南政界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秦光荣大约2004年搬进这里����,时任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

杨维骏对上游新闻表示������,因住在一个大院里的关系������,最开始他和秦光荣关系还不错������。

秦光荣担任云南省长刚过一年�����,2007年12月�����,仇和从江苏省副省长调任云南省委常委 �、昆明市委书记������。在白恩培的安排下�����,仇和住进了白恩培的前任省委书记住过的房子里������。

杨维骏告诉新京报记者:“白恩培特别重视仇和����,他是市委书记����,应该住在市委区域……一个副部级官员����,享受着正部级干部的房子����,这让很多级别跟仇和一样的官员对他有很大的意见���。”���。

仇和的工作风格和秦光荣完全不同��� �。上述要求匿名的云南省委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仇和到处是刺������,一有事情马上开炮��� �。”��� �。

由于白恩培对仇和的偏爱���,两人工作风格的差异���,加上白恩培临近退休卸任���,省委书记一职即将空缺���,秦光荣和仇和的关系愈发紧张���,但即便如此���,秦光荣仍然保持了基本的体面�����。

仇和执政昆明整一百天时�����,当地一家报纸做了一份特刊�����,细数他给昆明带来的种种变化������。一位对仇和做过深入报道的媒体人告诉新京报记者�����,秦光荣看到报道后�����,颇为不悦�����,但他没有直接表露�����,而是让另一位省委领导带话给报社�����,说“尽管报道很客观�����,也很真实�����,但还是尽量低调些”������。

杨维骏向新京报记者回忆������,白恩培卸任云南省委书记前������,“支持秦光荣继任的人更多些������,支持仇和的比较少”���。另据凤凰网报道������,当时白恩培希望仇和接替他������,在上面征求意见时������,杨维骏没有支持仇和������,而是支持了秦光荣���。

这场竞争的结果是:秦光荣升任云南省委书记���,接替白恩培���,三个月后���,仇和升任云南省委副书记���,不久卸任昆明市委书记������。

《南方人物周刊》引述云南大学教授石鹏飞的观点:仇和对于自己离开昆明市委书记的岗位������,遗憾不甘心������,“觉得自己的抱负没有实现������,是一种孤独的离开”����。

秦光荣当省委书记没多久�����,昆明发生了一件执法失当的事件�����,杨维骏把这件事反映给秦光荣���。秦光荣当着杨维骏面�����,打电话给一个副市长制止���。但杨维骏补充道:“这问题不是一次性的�����,他也只出面制止了一次���。”���。

之后����,秦光荣搬离了金牛小区����,搬到了5公里外的桂圆小区����,住进更大的欧式风格别墅����。担任省委书记近5年����,他只在一年春节时代表省委省政府来看过杨维骏一次����。

那也是5年间两个老邻居唯一一次私下见面����。

2012年12月�����,昆明市原晋宁县晋城镇贴出公告�����,称“古滇名城”项目在该镇拟征地14933余亩�����,涉及广济村等12个村�����。

杨维骏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这个项目以低于市价的补偿款强征上万亩基本农田�����。他曾写材料向秦光荣反映这些问题������,但秦光荣没有答复�����。杨维骏认为:“这暴露了他本质上和白恩培是一伙的�����。”�����。

2014年10月14日������,这个项目推进过程中曾爆发激烈冲突������,造成8人死亡����。值得玩味的是������,这天正是官方公布秦光荣调离云南的日子����。

6年多过后 ��� ,2019年5月22日 ��� ,新京报记者在“古滇名城”发现 ��� ,这个被秦光荣认为能够保护传统文化 ��� ,开发昆明旅游资源的项目 ��� ,实际上变成了一个旅游房地产项目 ��� ,有房地产商打出了“瞰滇山海洋房”的宣传口号 ���。

▲“古滇名城”里的别墅群����。新京报记者 刘思洁 摄 #writer摄

寄予厚望的项目 ����,落马前被停止开发���。

“山水田园一幅画����,城镇村落一体化����,城镇朝着山坡走����,田地留给子孙耕�������。”2011年1月����,云南省政府第52次常务会议上����,秦光荣提出了自己的云南建设思路�������。2013年5月����,这28个字还被他写到了笔记本上����,向凤凰卫视记者展示�������。

他要按照自己的思路治理云南����。

“他是个庸官������,碌碌无为���。”上述要求匿名的云南省委干部并不认同秦光荣的才能������,秦光荣主导的“山地城镇”也叫“城镇上山”建设恰巧证明了这一点���。

上任省委书记前����,秦光荣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讲话����,再次重申了上述28个字�����。他表示����,城乡规划指导思想����,要以“山地城镇”建设为主�����。

秦光荣认为�����,云南94%的国土面积是山区�����,地质和气候条件复杂�����,受地形限制和环境承载力制约�����,难以大规模聚集人口和生产要素�����,不具备开辟众多规模型城市的条件������。发展中小城市和特色乡镇�����,有利于科学定位云南各类城市�����,完善布局;有利于保护独特的民族和区域文化;有利于避免现代“城市病”�����,建设山水田园城市�����,保障群众生活质量;有利于发挥特色资源和传统产业优势������。

大理的海东新区是秦光荣寄予相当大期望的项目�������。

海东新区位于洱海东岸������,与大理古城隔湖相望������,开发前是一片荒凉的低丘缓坡山地�����。

据云南网报道���,早在2006年5月���,秦光荣还在做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距离他接任省长还有半年的时候���,他就对海东新区建设指示道:“要像上海突破浦东一样突破海东���,‘十一五’大理市的城市建设重点要放在海东����。”����。

2013年5月����,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秦光荣更表示:“按照规划����,到2025年����,洱海以东将形成一座30平方公里����、可容纳25万城市人口的山地新城���。”���。

一位长期观察云南政情的人士透露�����,海东新区相关投资公司一位杨姓高管的父亲�����,是秦光荣的童年好友 ���。

海东新区开发之初就有争议���。

“在大理人心目中�����,海东是荒凉的代名词����。”2014年6月�����,秦光荣被调离云南前4个月�����,大理州政协副主席�����、海东开发管委会主任杨志东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回忆之前的情况时说�����,山地城市开发建设成本高�����,而且海东就是一片荒凉地�����,生态功能也十分薄弱�����,把山地开发了是否会破坏生态环境�����,生态环境改善需要高投入�����,开发后会有好生态吗���?会不会像其他一些地方一样形成“鬼城”�����、空心城���?����。

似乎杨志东一语成谶� ���,目前海东新区几乎是一座“空城”����。

新京报记者在当地了解到���,项目开发因保护洱海而被叫停一年多����。不少人已经买了房子���,但无法交房居住����。

在海东新区���,别墅区离洱海距离只有数百米���,“海景房”成为开发商卖房的一大宣传点�������。除了少部分湖景别墅完工后有人居住���,大部分公务员小区��� �、公租房��� �、商品楼还无法入住�������。工地基本停工�������。

2015年10月���,大理市政府迁到海东新区���,当地人表示���,公务员每天坐小巴往返市区和办公地:“办事太不方便了���,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

2013年8月15日����,时任曲靖市市长�����、政协主席出席了一个“城镇上山”项目的奠基仪式����,曲靖市麒麟区委书记致辞时表示:“希望……将该项目打造成为曲靖‘城镇上山’的精品工程�����、样板工程�����、示范工程�����。”但实际上����,这个项目建起来的都是豪华洋房�����。

上述要求匿名的云南省委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秦光荣的想法他研究过����,不可行����,云南地势陡峭����,老百姓本来就住在山上����,能开发的都开发了:“我的看法是秦光荣不外乎是在这个过程中把自己需要的土地调出来�����。”�����。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 ����,云南省长阮成发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停止海东新区开发建设� ����,下大力气解决好洱海周边房地产过度开发�����、旅游无序发展�����、产业结构不优�����、全流域治理不够等难题� ����,给洱海留出足够的生态环境空间����。”����。

秦光荣寄予极大期望的项目����,在他落马前画上了尴尬的句号����。

秦光荣还提出了“两床被子”政策�����。“两床被子”是指让进城农民兼具农民和居民两种身份�����。农民进城可以保留耕地五年���,如果能适应城镇生活就放弃耕地�����。

上述要求匿名的云南省委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两床被子”政策虽好������,执行过程中就变了样:“‘大跃进式’设城镇人口转化的指标������,利用行政手段来提高城镇化率������,采取各种方法把农民骗到城里……农民有了城镇户口但是没有就业������,在农村也没有地了������,农民怨声载道������。”������。

2015年3月�����,秦光荣调离云南不到5个月�����,CCTV《焦点访谈》便报道�����,云南推进城镇化过程中变了味�����,有些基层政府为了盲目的完成摊派指标�����,强制村民转城市户口�����,一些村民甚至对自己被转户口毫不知情�����,转城镇户口后生活方式�����、待遇也没有改变�����。

报道显示������,当时云南城镇化指标层层摊派������,普洱全市“农转城”(农村户口转城市户口)指标10万人������,下辖的墨江县指标为14900人������,墨江县下辖的联珠镇指标为2620人������,最后指标到村委会为98人���� 。

“湖南商人开始变多了”������。

升任省委书记一个月后����,2011年9月����,秦光荣在云南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说:“凡是打着我的牌子和我亲戚朋友的牌子����,到各地各部门办事的����,即使能办的事情也一律不办� ����!请各位领导�������、同志和社会各界对我进行监督���。”���。

同时�����,他告诫各级领导干部要把住“亲情关����、人情关”�����,严格自律�������。

“我将始终牢记‘两个务必’���,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坚持‘为民����、务实����、清廉’���,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官���,踏踏实实做事���。”秦光荣说���。

但一位在云南经商20年的商人观察到���,自从秦光荣主政云南���,云南的湖南商人开始变多了 ����。

秦光荣正是湖南人���,生在永州(原称零陵)���,从零陵地委宣传部干事做到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1999年1月调任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早在秦光荣担任长沙市委书记时��,长沙晚报记者龙钢跃曾炮制过一篇题为《市委书记的家风》的报道��,称秦光荣“客厅只有十来平米��,办公桌是两床被子叠起来的��,逢年过节去看望一位孤寡老人��,来敲门的客人大多是不相识的普通群众”���。

后来�������,龙钢跃扶摇直上�������,担任长沙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2018年11月8日�����,长沙市纪委监委官方微信公号“廉洁长沙”发布消息�����,龙钢跃存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廉洁纪律等问题�����,且在党的十八大之后不收敛������、不收手�����,尤其是在2018年4月20日省市开展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后�����,仍收受红包礼金�����,经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市委常委会审议�����,决定免去龙钢跃中共长沙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职务�����,并对其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

许雷和蒋政江是因秦光荣而受益的湖南商人的代表����。

5月2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投”)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一位接近许雷的商人告诉新京报记者 ��,5月15日后 ��,许雷就已经失联����。

上述商人告诉新京报记者�������,许雷和秦光荣是湖南老乡�������,秦光荣和云南城投交好�������,在秦主政云南期间�������,云南城投承建了又秦光荣力主的多个项目�������,比如昆明滇池国际会展中心�������,还涉足海东新区的开发�����。

新京报记者通过天眼查获悉����,云南城投为第一大股东����,持股34.87%的上市公司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100%控股了云南城投海东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秦光荣时任云南省长������。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3年初����,云南文山州都龙锡矿在改制过程中����,以增资扩股形式被贱卖����,一家地产公司以1900余万元控制了这个潜在价值数千亿元的矿产企业�������。时任文山州委书记张田欣����,在这个全球第四大锡矿国企的改制中起了关键作用�������。

2014年7月��,张田欣被“断崖式”降级��,开除党籍��,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在纪检部门的公开通报中��,张田欣落马的原因是“失职渎职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其行为构成严重违纪” �����。

上述要求匿名的云南省委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那家地产公司的董事长蒋政江����,是时任云南省委常委秦光荣的“异姓兄弟”����。不过����,一位熟识蒋政江的商人则表示����,他和秦光荣只是湖南永州老乡����。

多个信源称�������,见到过蒋政江在秦光荣家吃饭����。上述熟识蒋政江的商人表示�������,蒋政江曾放下工作�������,去接秦光荣的妻子“黄姐”����。

蒋政江目前去向不明�����,一名湖南媒体人表示他已被留置�����,而上述熟识蒋政江的商人表示�����,蒋政江在反腐风暴来临之前离开�����,目前在加拿大�����。

除了同乡�������,秦光荣也有老下属卷入贪腐之中�������。

陈云生是秦光荣担任云南省长时的省政府副秘书长����、接待办主任�������,在接受《激浊扬清在云南》摄制组采访时�������,他毫不掩饰地说:“下属单位逢年过节都要来慰问自己……把会来事儿�������,揣摩领导心思当作自己的主要工作�������,久而久之�������,记住的都是那些没有送钱的同事������。”������。

调任云南省计生委主任后������,陈云生更加肆无忌惮������,向同事索贿达300多万元� ��。

2018年4月13日���,陈云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卸任省委书记前�����,秦光荣对反腐有“高论”����。

2014年7月底������,云南省委中心学习会议上������,秦光荣曾对全省官员提出要求������,要他们以人为善������,不能因为一点自身利益就举报������,自身清白干实事的也不要怕被举报:“云南100封举报信������,可能6封是实的”��。

发表上述言论三个月后 �� ,2014年10月 �� ,秦光荣被调离云南�����。

2018年11月27日���,在香港上市的华融投资发布公告称���,由于个人原因���,秦岭已辞任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秦岭正是秦光荣的儿子���,当时已经被抓�����。

六个月后�����,秦光荣选择投案� ��。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