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淫魔杀4个孩子强奸10多次 母亲:以为他早死了

河内一分彩平台 2019年05月25日 17:51:52 阅读:80 评论:0

(原标题:死刑!90后“杀人淫魔”流窜4省市作案,杀害4个孩子,强奸10多次)。

村民抓了一个坏人。

2017年7月8日,正在加油站上班的湖南沅陵县七甲坪镇村民全斌收到了张奶奶的求救,称孙女被一个黑影带走了。

全斌立即赶到事发地点,发现田边灌木中有一大片新鲜踩踏痕迹,田下方是一条30余米宽的河道,沿河长满1米多高的灌木刺丛。全斌一边疾步冲进刺棚寻找小女孩下落,一边叫张奶奶到公路边拦车求援。

突然间,全斌看见了一个可疑男子,大吼一声“滚出来”后,他直接扑了上去,男子闪身躲过,穿过灌木丛沿河坎往下逃窜,而小女孩也瑟瑟发抖地从灌木丛中爬出来。

“全斌是第一个追过去的,他跟着过了河。”全华平回忆,当时自己正开车路过,大致了解情况后便马上追了上去,一些正在干农活的村民也跟了过来。

2017年7月8日,沅陵县七甲坪镇,B级逃犯姚常凤被村民合力抓获。

可疑男子最初可能是想渡河后往大山里跑,但最初追过去的全斌和在那边守西瓜地的张升华堵住了他,男子后来又折返往回跑,并再次渡河逃窜,但没想到上下游已被赶来的村民团团围住,直到村民全国海抓掉他的衣服,再次逃到河中时,已经无力再跑了。

几天后,全华平像平常一样在家看电视新闻,这才发现自己上次追的坏人竟是公安部B级通缉犯,还悬赏奖金20万。

被村民抓住的人叫姚常凤,1991年出生,湖北人。

2018年10月,浙江绍兴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盗窃罪、侮辱尸体罪对犯罪嫌疑人姚常凤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指控,姚常凤持刀或徒手故意非法剥夺4名未成年人生命,并对其中2名未成年人尸体进行侮辱,又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胁迫等手段强奸妇女,且有奸淫多名未成年人甚至不满14周岁幼女等严重情节,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秘密窃得在校中学生财物,数额较大,纵观其主观恶性极深,犯罪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应予严惩。

2019年4月15日,绍兴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姚常凤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侮辱尸体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决定判处姚常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这一切,都要从2011年说起。当年,姚常凤20岁。

首案:两兄妹遇害。

2011年年初,贵州人何林全和田仁娥来到绍兴新昌大市聚镇坑西村打工,租住在一间20多平方的农民房里。

待了三个月后,夫妻俩把在贵州老家的三个孩子接到身边。他们觉得,还是把孩子们带在身边好。

三个孩子也喜欢这种在父母身边的日子,九岁的大儿子何宾和七岁的女儿何琳落实到镇上的小学念书,六岁的小儿子何嘉则在附近的幼儿园。田仁娥记忆中,那时的日子虽然清苦,但因为孩子们都在身边,也懂事,所以日子很温馨。

半年后的2011年12月1日,那是一个周五,何林全记得,他和妻子一早就出门,何宾和何琳上学去了,何嘉也被送到了幼儿园。

平日里,由于在同一个小学念书,何宾和何琳都是一起上学、放学,那天也是。回家没多久,何宾喊何琳一起出门玩儿,但何琳说自己只想在家看电视。

然而谁都不会想到,这竟成了兄妹俩的最后一次对话。

何宾离开家后,租住在隔壁的姚常凤,盯上了正在隔壁独自看电视的何琳。后来据姚常凤交代,那时因为刚刚看了色情小说,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见到独自在家的何琳,决定下手……姚常凤进入何林全家意图对何琳不轨,遭到何琳的反抗,姚常凤并未收手。此时,刚刚被亲戚送到楼下的何嘉,跑上楼梯回家,当他开门的那一刻,见到的却是姚常凤,以及当时可能已经昏迷的何琳。

姚常凤发现了何嘉,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残忍地将这对姐弟杀害,逃离了现场。

没多久,何林全回到家,打开门的一瞬间,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他随即报警。

警方抵达时,田仁娥被家人拦着不让进屋,因为怕她受不了。

侦破:现场惨不忍睹。

案发当天,新昌县公安局刑侦民警张飞接到电话说在新昌县东南边的大市聚镇发生了命案。

“赶到现场一看惊呆了,命案现场看了不少,这么惨的我也是吃了一惊。我记忆中那场面满地的血,两个孩子倒在血泊中……”。

新昌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朱茵是当年负责这个案子的法医。“到现在我干刑侦10年,这也是我看到过最残忍的一个现场。所有人都沉默了,还有民警直接受不了跑到阳台上去哭了。我中间也退出案发房间,休息了两回。”。

新昌的这起案发地点是大市聚镇上一栋2层楼的农民自建房。一层楼两户人家,受害者一家5口与姚常凤兄弟两人同住二楼,门挨着门。

张飞说:“当时能锁定他还有一个线索,现场有一双比较浅的血鞋印,通往姚常凤的房间。”。

民警在姚常凤的房间内搜出了一双拖鞋,鞋底有血印。在房间内还留下了一张纸条,大致意思是:对不起家里人,请弟弟照顾好家人。

事后从女孩身上提取的DNA检验结果出来后,确定凶手就是姚常凤。

2017年7月10日,沅陵县看守所,姚常凤讲述自己作案情形。

锁定凶手后,警方展开了追捕。

“当时能调动的警察都参与了这个案子。他出逃后,我负责到嵊州去寻访线索,还真有人见过他。我们又一路追查到了三界镇一个五金厂。那个老板告诉我这个人就在他厂里。当时我们兴奋得不得了,立马冲进去,结果人早跑了。他就在五金厂待了半天,因为老板问他要身份证去办暂住证,他就跑了。”张飞说。

当时,警方在三界镇蹲守了两三个月。大冬天的,车子不能发动,不能抽烟,24小时蹲守,没有结果,线索断了。姚常凤的老家也去了,也没有线索。

逃亡路上连续犯案。

姚常凤是湖北恩施宣恩县沙道沟镇红旗坪村人。

案发之后,他坐公交车去了新昌县城,有山就跑到了山里了。在山里,头几天没有吃的,没吃的就喝水、吃野果。他想着离老家近一点,于是就找了一个地图,跟着地图走。

据他落网后交代,逃亡后选择的落脚点,基本都是离老家近的地方。

姚常凤交代,2012年7月,他在湖北老家的橘树林里奸杀了一名8岁多的小女孩,之后他将小女孩掐死,最后埋尸河边。小女孩遇害时,距离其9岁生日仅仅只有四天。

从姚常凤的老家沿着山路往南开车十几分钟,就进入了湖南龙山县石碑乡地界。

2013年2月18日,姚常凤在湖南龙山县内,持水果刀强行将落单的姚某(女,15岁)拖至草丛欲实施强奸,遭到受害人强烈反抗,丧心病狂将其杀害,埋尸后潜逃。

姚常凤交代,案发前,他已经在龙山藏匿了近一年的时间。

这之后的2013年2月至2017年1月,姚常凤在重庆市梁平县石马山公园等处,针对7名落单女性采取暴力手段实施强奸。

2017年2月至2017年7月期间,在重庆市酉阳县植物园内以暴力方式对3名落单女性实施强奸。

姚常凤自供3次杀人经历。

在被抓捕前,警方最近一次发现姚常凤的行踪,是在2017年2月初。

当时,重庆梁平的两名村民发现一座山上的洞穴里,临时搭起了一个帐篷,住着一名陌生男子。村民们上前问话,可这名男子很警觉,趁人不注意很快逃跑了。

警方发现此人正是姚常凤,当时帐篷里只有一张简单的床,被褥凌乱,旁边整齐地摆放了很多书。

母亲:都以为他早就死了。

姚常凤四处逃窜,住山洞、废弃寺庙,靠偷窃等为生。

2013年,姚常凤转移到了重庆梁平,在这里他待了一年多,犯下了7起强奸案,但没有杀人。

姚常凤交代,他觉得梁平比较适合他,他舍不得离开这个环境。要不是被发现了住所,他想一直待下去。

而且里面搭建得非常好,还区分了生活区跟厨房。他还自己做饭,在山上他种了一些蔬菜,特别是辣椒,因为他爱吃辣椒。他说他对山有一种熟悉感,越是原始的山,他越喜欢。

在他的山洞里,警察还发现了200多本书籍,有中学生的言情小说,还有各种杂志。他逃跑的这几年没有手机,也不跟外界联系,就靠这些书来消磨时光。他说这些书都是梁平当地的一所学校里偷来的。除了偷书,他还偷学生老师的钱财,偷了整整一年,最多一笔偷了2000元。

除了梁平,在湖南龙山时他住的山洞,也有两个。

“他的野外生存能力特别强。他在半山腰找了一处地方,挖了一个洞,两边用石头当梁柱,洞口外面是天然的灌木丛,顶部用灌木覆盖。即使有旁人从这里经过,也不会轻易发现这里有个住所。”张飞说。

姚常凤是一个怎样的人?追逃他6年的张飞十分清楚:姚常凤的生父因为强奸入狱,不久后死去。老家在湖北恩施宣恩县沙道沟镇,家里有一个小2岁的同母异父弟弟,还有母亲和继父。

2011年在新昌作案后,新昌警方常到其老家布控警力,每到春节等重大假日,还会加派警力蹲守调查。

但是对于老家的村民,大家对他的影响很模糊。一位村民说,姚常凤常年在外打工,多年没有回家,村里人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小时候。“这个娃也不爱说话,大家也不知道他在外到底干啥了。”。

另一位村民说,姚常凤吃过苦,4岁时父亲就因病去世了。“但他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抓住才好,不能让他再害人。”。

姚常凤的母亲说,“他10年前去浙江打工,中间也就带着弟弟回来过一次,和我几乎不说话,我们都以为他早就死了。”。

“只是她们都落单了”。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姚常凤对于自己的罪行,表现更多的是无所谓。

回忆起在浙江的第一次犯案,姚常凤说自己就是想强奸那个小女孩。为什么连小女孩的弟弟一起杀害,他说小男孩在喊,怕他们告密。

问他如何选择作案目标,他说因为自己个头比较小,就挑单身好下手,容易被他控制的女性,至于年龄他不挑。据警方调查,年龄最大的受害者48岁。

对于那些受害者,姚常凤没有太多印象,“没在意漂不漂亮,只是她们都落单了。”。

问他,“感觉伤害了他们也无所谓?”姚常凤点了点头。

说起那些被他杀害的女孩,他神情平淡。

姚常凤读书比别人晚,8岁多开始上学,中途还留过级。等到16岁小学毕业的时候,已经是班级里年龄最大的人。他内向而孤僻,玩伴更多是男同学,很少跟女孩接触。

小学毕业后,姚常凤跟着老乡来到新昌的轴承厂打工,一干就是4年。最开始只有千把块,后来才有了一千五六。“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工。”内向的姚常凤似乎没有别的消遣方式,也很少跟人联系,手机通讯录里面只保留了个位数的联系人。

新昌案发后,当时警方在他的银行卡里发现还有1.9万元的存款。后来了解到,他是非常节俭的一个人,每年都会给家里打钱,自己很少花钱。

这些钱从他逃跑那一刻开始就再没动过,他说曾在电视上见过,取钱会被抓。

要一双袜子。

因为脚镣卡得脚疼。

2017年7月20日上午9点半,绍兴新昌大市聚镇坑西村。在大批民警的押解下,身着红色囚服、带着手铐脚镣的姚常凤被带到当年的案发地指认现场。

为了保险起见,警方还在他腰上系了食指粗的绳子,由一名民警在身后拽着。

在街上指认逃离路线时,姚常凤还向民警提出,要一双袜子,因为脚镣卡得脚疼。

在民警给他穿上袜子后,他被架着走到了案发的那幢小楼房前,面无表情。

姚常凤在新昌指认现场。

时隔5年半,姚常凤回到了罪恶的起点。

那是一个典型的三层农民房,当时何林全一家和姚常凤兄弟俩分别租住在顶层的两间房子里。何林全家那间靠着楼梯,姚常凤兄弟俩的房间靠里,面积比何林全家大一点,两家的门都对着楼顶小平台。房东记得,当时的租金也就每月四五十元钱,出事后,这栋房子再没住过人。

在姚常凤指认完现场五个半小时后,何林全和田仁娥赶到了新昌。从贵阳老家到新昌,夫妻俩一路上花了二十多个小时,他们一路没怎么说话。一年半前,他们回了老家,但一直惦记着这事。

田仁娥和何林全想不到是隔壁邻居姚常凤作案。因为两家几无交集,更无仇怨。他们对姚常凤的印象,也只有“不怎么搭理人、内向,成天关着门,就算倒洗脸水也只是开个门缝泼平台上”。

当何林全发现孩子遇害后,他甚至还敲开了姚常凤家,询问当时在家的姚常凤的弟弟有没有陌生人来过。

抵达新昌后,新昌警方将他们接到了新昌县看守所对面的办公区,姚常凤就在他们对面的监区。

案子破了,凶嫌被抓,何林全一直都噙着眼泪,他说只想问问姚常凤,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看守所里,姚常凤说杀害两个孩子后他就离开了那里,在警方大搜捕过程中,他有时看见呼啸而过的警车,“心里很害怕,想过自杀,但是到最后都下不了那个决心。”。

之后,他似乎忘记了害怕,在多地连续犯案。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