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新确认5名"慰安妇"幸存者:思维不清仍难忘伤害

河内一分彩注册 2019年05月10日 11:26:46 阅读:85 评论:0

(原标题:湖南岳阳新确认五名侵华日军“慰安妇”幸存者)。

现代快报讯5月10日,现代快报记者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悉,湖南岳阳,新确认了5名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95岁的凌英嫂、余爱珍,101岁高龄的刘年珍,99岁的杨桂兰,92岁的吴俸贞。至此,全国范围内经过认证且还在世的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人数增至16人。

101岁的刘年珍奶奶,是目前我国大陆地区年龄最大的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 #writer摄

因遭受暴行,她们终身不育。

刘年珍,湖南岳阳人,1918年4月生。

1944年秋,侵华日军来到刘年珍的老家岳阳,村民闻讯纷纷逃跑躲避。她也想逃走,连鞋子都跑掉了。

但是侵华日军最终还是将她和其他女孩一起抓住,分别关进了山上的棚子里。而这些棚子曾是村民为了躲避侵华日军骚扰而搭建的临时避难所。

为防止刘年珍逃跑,侵华日军将她的双手双脚用绳子捆住,她当时赤着双脚,非常害怕,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后来日军要来强暴她,她开始反抗。侵华日军拿枪托打她的脚,还用刺刀威胁,如果不从就杀了她。直到现在她还会梦到这个场景。

就这样,刘年珍遭到侵华日军的野蛮凌辱。据她回忆,侵华日军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会来欺负她,一来就是好几个日本兵。

刘年珍被关了最少七八天,也可能有十几天,她自己也不记得了,因为当时每天都很害怕,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一天晚上,她趁日军疏忽,瞅准机会从山上逃了出来,一直跑回家里。

刘年珍婚后无法生育,从弟弟那过继了一个儿子,目前由养子在照顾。

和刘奶奶一样无法拥有自己孩子的,还有杨奶奶,余奶奶。

杨桂兰,湖北通城人,1920年9月生。

99岁的杨桂兰至今都被噩梦困扰 #writer摄

1939年4、5月间,日军来到杨桂兰的娘家湖北通城,打死了她家的邻居,将她在内的三人抓走,其中一人叫三妹子。

侵华日军将杨桂兰和其他被日军抓来的妇女一起关在村子的祠堂里。日军蛮横不讲理,对杨桂兰施暴。杨桂兰不从,侵华日军就随手拿起东西打她,她很害怕,整个人都是懵的。

日本兵一来就是一伙人,也不分白天还是晚上。

日本人计划将杨桂兰送到更远的地方,她想如果不逃走就没命了。在被关了十几天后,杨桂兰伺机逃了出来。

杨桂兰也不敢回家,在外面躲了一个多月才回到家中。

因为侵华日军的摧残,杨桂兰未能生育,领养了一个女儿。

丈夫知道她的遭遇,但一直对她很好。杨桂兰也很感激丈夫,即使丈夫去世十几年了还十分想念。老伴去世后,杨桂兰住进了当地福利院。今年因为生活不能自理,由亲戚凑钱雇人专门照顾她。

余爱珍,湖南平江人,1924年3月生。

95岁余爱珍终生无法生育 #writer摄

1944年被侵华日军抓走关在当地的慰安所,十几天后自己逃了回来。

这段经历余爱珍从未跟别人提及,因为婚后无法生育,余爱珍领养了一个儿子。

当儿媳妇生完第三个孩子需要节育时,余爱珍央求儿媳不要这么做。

她此时才把自己被日本人糟蹋的事告诉儿媳,说自己就是被日本人欺负了才没有自己的孩子。

余爱珍特别疼爱孩子,三个孙辈都是由她带大。养子三年前去世,目前由儿媳照顾。

她们已思维不清,但那些伤害从未忘却。

凌英嫂,湖南平江人,1924年10月生。凌英嫂8岁即作为童养媳嫁人。

95岁的凌英嫂仍觉得那段往事难以启齿 #writer摄

1939年秋,侵华日军来到平江,将凌英嫂抓住关进当地的屋子里。

后来凌英嫂的大嫂也被关了进来,还有一位从外地来避难的妇女也被关进来。屋子里没有床,更别提被子,只能睡地上。

她们三人在这间屋子里受到日军的凌辱,稍不顺从就挨打。

凌英嫂当时感到很害怕,但只能任由日本人欺负。日本人不分白天晚上,成群结队来这里。

凌英嫂还听到其他房间的妇女发出的凄惨的叫声,其中有个叫彩大嫂的后来得了精神分裂症。

凌英嫂心想,如果不逃走就会被日本人折磨死了。四天后傍晚时分,凌英嫂和其他两人趁日军吃饭疏忽之际,从慰安所冲了出来。

侵华日军发现后,开枪射击,外乡人当场死亡,大嫂右手臂被击中,凌英嫂侥幸逃了出来。

逃出来后,凌英嫂在山上躲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敢回家。

吴俸贞,湖南平江人,1927年12月生。

92岁的吴俸贞已经思维不清,却仍能记得被抓走的事 #writer摄

十四岁时便嫁人,十七八岁的一天,她从妹妹家里回家,在村口被日本人关进当地慰安所。

侵华日军野蛮对待吴俸贞,只要她不顺从日军,日军就用脚踢,用皮鞭打她。

十几天后,吴俸贞设法逃了出来,被村民送回家。回到家的吴俸贞遍体鳞伤,丈夫用草药为她疗伤。

这段受害经历使吴俸贞倍感羞耻,只是和妹妹聊天时才会说说当时的悲惨经历。

因吴俸贞的遭遇,她常遭别人冷眼相待。

吴俸贞87岁时做了开颅手术,导致思维不清,记忆模糊。

但侵华日军给她造成的伤害有时仍然会触痛她的神经。目前她由三个儿子轮流照顾。

(图片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湖南新确认5名慰安妇幸存者:思维不清仍难忘伤害

评论

相关推荐